“高大哥,你这大早上的,是要去哪里啊?”

  “啊,接亲都嘛。难道这边不接亲?”

  “接啊,肯定要接啊。但是这才几点钟啊?”

  “九点多了哦。现在都不接亲,中午婚礼哪里来得及啊?”

  说到.." /> 优德娱乐w88.com-优德pt老虎机下载客户端-优德娱乐认证平台
一六O、前路锦程
作者:路达      更新:2019-06-19 23:07      字数:2848
  第二天早上醒来,高升平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,但房子周围依然静悄悄的。他吓得以为自己错过了迎亲的车队,赶紧起床洗漱穿衣。待穿得周正如意了,正要给王建军打电话时,却见建梅穿了双拖鞋,从房间里蓬头垢面地走了出来。她见高升平已经穿得西装周正,梳得头发一丝不乱,一副马上要出门的样子,当场吓了一跳地问到,

  “高大哥,你这大早上的,是要去哪里啊?”

  “啊,接亲都嘛。难道这边不接亲?”

  “接啊,肯定要接啊。但是这才几点钟啊?”

  “九点多了哦。现在都不接亲,中午婚礼哪里来得及啊?”

  说到这里,建梅哑然失笑,她总算明白了高升平的慌乱是从何而来。于是解释到这边结婚都是晚上办,接亲也要下午四五点才开始。都怪王建军事先没给高升平讲清楚,倒是闹了这么大个乌龙。

  两人正说着这事,王建军从外面开了门进来。他手上拎着打包好的早餐食物,显然没料到高升平和建梅这么早就起了床,所以略微吃惊地问到,

  “怎么这么早起了床呢,不多睡一会?”

  高升平见王建军周身上下穿了全套的西服,藏蓝色的毛料轻盈又挺括,把王建军体型修饰得笔直又魁梧。再有新剪的头发,加上衬衣领带,活脱脱地魅力中年。

  王建军见高升平也穿了一身西装,英俊潇洒,不禁上下多看了两眼,然后笑着赞叹到,

  “还是升平你穿西装好看点!”

  “哪里会,军哥你穿西装就好看得很。”

  “哪里好看了。我都穿不惯,全身上下不自在。”

  说到这话,王建军全身扭动了一番,看来中规中矩的西装,的确束缚了他的随意自然。建梅见她哥哥不自在了,笑着上前帮他将领口的领带松开了一些,然后拍着她哥哥的肩膀说到,

  “哥哥,你肯定没人家高大哥穿西装好看了。人家高大哥是单位的领导,穿惯了西装的。你这平时野惯了,哪里穿得惯正经衣服嘛,肯定是不舒服的。”

  兄妹俩亲昵地说着话,一旁的高升平看着很是温馨。没曾想那王建军转过头来,将高升平拉了到自己跟前,说我们兄弟拍个照片吧,做个纪念。

  高升平“啊”了一声说好啊,其实他心里完全没做好准备,只得任由王建军将他拉到客厅中的凳子上,两人紧紧搂着肩膀坐了,由建梅拿着王建军的手机拍了几张。拍完后,高升平又将自己的手机交到建梅手里,请她再多拍几张。

  王建军拿过手机看了照片后,赞不绝口。他又拖着妹妹建梅,请高升平帮忙拍了照,又帮高升平与建梅也合了影。临到最后,三人并排坐了。王建军坐中间,一左一右搂着妹妹和高升平,由高升平设定自拍时间再拍了几张合影。照片里多有闭眼或扭动,十张中间就那么一两张能看的。但王建军都特别满意,说我们三个都长大了啊,要是爸爸妈妈还活着,看到我们这个样子,该是多高兴啊。

  说起往事故人,三人都感慨万分。吃完早餐后,王建军出门去办事。高升平本要同去,王建军说都是杂事,让高升平不必相伴,在家休息等候即可。这一去,直到下午两点多王建军才回来。问起建梅午饭的问题,才知道已经由建梅下厨煮了面食。王建军笑着说正好我也没吃饭,快点端一碗我吃。于是一起吃了午饭。

  这厢三人正说着体己话,门外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。王建军站起来把筷子一搁,说肯定是车队来了,赶紧走出门去看。高升平跟了出去,见家属院外已经停了五六辆车。开车的都是王建军平时的工友。其中有见过的,也有没见过的。大家纷纷恭贺道喜,王建军也喜滋滋地散烟作揖。

  建梅从屋里拿了红花喜字出来,一一给车头贴了结婚的标识。高升平也帮着去贴,不一会就将整个车队装饰出来,喜气洋洋地可以出发了。回头去看时,王建军正从屋里走出来。早上穿的那套西装现在已经有点发皱,但胸口上新带上了红花,上面新郎两个字格外神气。大家见了笑着起哄,人虽不多,但气氛十足热烈,引得路人纷纷围观议论。

  车队沿着拜城县城中轴线缓缓前行,一路上音乐放得超大声。有人还坐在车顶上唱歌跳舞,路人见了也随着跳舞唱歌,奇风异俗,难以言说。高升平见了觉得稀奇,拿出手机拍照录像,打算回四川给他妈和张海波看。

  不一会车队到了新家楼下,大家哄闹着齐齐上了楼,又督促王建军将古丹抱下楼来。高升平见那古丹今天化了浓妆,颜色比前两天初见时好了不少,不太看得出病容。今天全身穿了红色的衣裙,上面点缀着闪亮的彩色珠片,有成熟女性的妩媚动人,与男子汉气概十足的王建军,倒是十分的般配。

  此时除了新郎新娘乘坐的车,其他人都不再坐车,而是步行走到举办婚礼的河堤边上,前前后后百来人有余。河滩上早已搭起了一座白色的大帐篷,帐篷下方摆了两张十来米的长条桌,桌上全是食物水果,看来是自助饮食了。帐篷外的空地上搭了个台子,应该就是今天婚礼仪式的举办地点。

  高升平因为少了心事,全程只是欣赏婚礼喜庆,载歌载舞、拍照留念,所以逢人就拱手,吃喝自助也不客气,倒是十分自在快活。此时王建军也不见了踪影,估计是被拉到什么地方举行私密仪式去了。直到晚上七点多,天色将晚,火烧云一般的晚霞铺满天际线的时候,才见重新换了纯白礼服的新郎新娘再次出现在了帐篷里,笑着向大家打招呼,手挽手地慢慢地朝帐篷外的小台子上走去。

  看着换了白色新郎装的王建军,站在人群中的高升平多多少少觉得有点陌生。这个走过人生困境的男人,已经不再是他少年记忆里的军哥了,也不再是过去舍身相助的军哥了。从今以后,这个男人不会再与自己的人生有深刻交集,他将彻底属于他人。而自己,也终于到了要去走自我人生路的时候!

  高升平正思绪万千,建梅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他的身边。两人齐齐望向正在履行结婚仪式的王建军,一时间都默默无言。建梅看着正要掀开新娘子礼巾的王建军,突然喃喃自语地小声说到,

  “其实我哥哥最喜欢的不是古姐。”

  “诶,有这么回事?”

  “是啊。他跟古姐做了这么多年的同事,从没听他说起过。后来说要结婚了,我听说是古姐还挺意外的。”

  “哦,可能是日久生情嘛。”

  “不是,肯定不是。那年我哥哥喊我跟他回四川,就是说有个他特别喜欢的人要我去见见。后来不晓得怎么的,他又说是骗我的,其实只是想让我陪他回老家走一趟,气得我当时自己就买票回来了。”

  “哦。”

  一时间高升平心如刀割,他忽然猜到自己可能错过了什么。那建梅兀自喋喋不休地说到,

  “我哥很早以前就说过了,以后要是遇到了喜欢的人,就要带他去魔鬼城,去大水库,去大石窟拜佛,还有要去千泪泉一起许愿。昨天我偷偷问了古姐,她说因为病着,都还没去过呢。”

  话已至此,高升平早就泪眼滂沱,悲伤得不能自己。他认识王建军越久,越觉得王建军是人生路上的一处清亮的水泽,不容污秽。他曾为自己对王建军的感情,吃过不少的苦。但为了不叨扰王建军余生的幸福,他都可以去忍耐,不去提及。因为他太清楚存在于这段感情中的困难,遂不敢有所期待。几番相忘于世,却总在山穷水尽处再度相见。他知道自己无法成为对方的伴侣,一路同行,与子偕老。但不在自己眼耳鼻舌身意所触及的世界里,其实这些,王建军都早已答应过了!

  前方的婚礼快要结束了,漫天的彩霞将雪山、大地、河流、城市、人群,通通都照耀得灿烂无比,人们齐声唱起了祝福之歌。那本来正在台上履行仪式的王建军,忽然回过头来,在人群里找到了高升平,笑着对他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。那无声的祝福仿佛在说,我们的人生之路,困难终究会过去。而未来,定会锦绣前程。

  (全书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