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.绝爱
上一章     目录     书架    首页     下一章

2019-05-08 16:44更新

  大叔走了,我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,小灰灰给我叫了一份外卖送到我房间里。但是不论他怎么劝说我,我也不会有胃口。我单曲循环听李代沫唱的一首歌——我的歌声里。你存在,我深深的脑海里,我的梦里,我的心里,我的歌声里……因为这是他最爱的歌。很扫兴的是,手机终于没电,自动关机了。我乖乖地从床上爬起,简单的洗漱之后,吃光了所有的外卖。我对小灰灰说:“你也太抠门了吧?就买这么一点点,我还没吃饱呢。”

  小灰灰见我元气恢复,欣慰地笑了笑。

  我告诉他们,我想单独去外面走走。我在观前购物节逛了整整一个下午,吃了很多东西,几乎没有一种小吃落下。我试穿了几套西装,最后买了一套酒红色的双排纽扣欧版西装。我刻意兜兜转转,迂迂回回坐了很久的公交车,最后才在金鸡湖附近订了一间高层的酒店客房,这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资产。

  进了房间,我把房门紧紧锁上,打开电脑单曲循环某一首歌,空调温度开到最大,衣服脱到精光,搬一张椅子盘膝坐到窗户边,倒一杯红酒,欣赏、聆听、感受这座城市,这个圈子,甚至这个世界:

  我喜欢一丝不挂,无拘无束。不知道是不是平时把自己裹得太紧太厚的缘故?家人、同学、世俗就如同一套套枷锁。对待家人,我要很谨慎,回家之前要把手机里所有与TZ有关的信息全部隐藏或删除,把所有与TZ有关的物件全部封锁或扔掉,把所有与TZ有关的动作和思想全部压制或改掉。尤其是婚姻方面,甚至对来电铃声,已经产生条件反射式的恐惧,生怕是家人打过来的电话。对待朋友,同样也很谨慎。见面的时候,不能流露出一丝TZ的痕迹。总是不敢深交,怕走的太近,便会被曝光。在圈子里受到的委屈或者不愉快,也都不能倾诉。就微信里,我就限制了所有人访问我的朋友圈。有时候感觉,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了,可我就这么缺乏安全感的一个人。对待世俗,这自然是每天的生活里都必须去面对的。尽管大环境已经对TZ足够包容,但不理解或者鄙视TZ的还大有人在。我们不能像男女情侣一样,在公共场合拥抱,不能在公园的靠椅上亲吻,不能光明正大的结婚。我们每天都在包装着自己,不得已的给自己套上一层层枷锁,几乎无法呼吸。所以,一旦拥有脱个精光的环境,我便会痛痛快快地享受;

  我喜欢高处,喜欢俯瞰。不只于我,应该是所有人都喜欢高处。优质的生活,舒适的环境,健康的身体,是每个人都渴望的。打一个很现实的比方,一个是很简陋的房间,没有热水,没有空调,窗户和门是坏的或有很大洞隙,一点都不隔音,甚至做爱的时候都要收敛呻吟声。另一个是很奢华的房间,宽敞,而且设施设备齐全,隔音效果极佳。是问,这两个房间,哪个更能让你玩的更尽兴与不羁呢?如果是前者,那说明你有特殊癖好了。我个人特别喜欢俯瞰,仿佛眼下的东西很渺小,又仿佛与之很遥远,仿佛被世界遗忘,有点凄美和落寂的感觉,我不你们会不会有这种感受;

  我喜欢宁静,没有人打扰。安静是一种享受,你可以不用理会那些恼人的噪声,可以很清晰地聆听自己的心跳,可以很投入地回味过去或者做你想做的事情。人们常说,宁静是相对的,心静自然凉。也许当你的经济能力只允许你在老城区租一间旧房子的时候,当你一边听着老太婆叽里呱啦的唠嗑声,一边码字,你还会有决心去成为下一个莫言吗?在这高楼上,我已经听不到我所厌恶的那些噪音。耳边萦绕的是或舒缓或美妙的音乐,那韵律像是在叙述一段感人的爱情,情到深处的时候,足够让你泪流满面。

  眼睛乏了,洗个热水澡,从头顶洗到脚底,摘下花洒,把水龙头塞进菊花里。最后躺在床上,关掉所有灯光,四肢放松,让呼吸变得更加平缓,放空思维,什么都不用去想,让自己沉醉于漆黑的夜里。今天,我真真切切地得到了这一切,美美地享受到了这一切。

  自己回顾所走过的路,也是醉了:

  从朦胧的小学时代,对中年男老师身体的好奇开始。那个时候的我,被唤作“假女孩”,特别内向,特别羞涩。每次上厕所的时候,我都是趁着厕所里没人的时候,或者尾随中年男老师入厕。我记得很清楚,有一次为了备战两语一数测评,数学老师给我补课到很晚,并且骑自行车顺路捎带我回家。南方的上半年雨水丰富,道路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水坑。数学老师的自行车翻了,全身污泥,我和他就在村碑后面的水沟清洗。他脱了外面的裤子,里面穿的是一条轻薄的灰色内裤,因为全是湿的,所以把那家伙烙印出很清晰的轮廓,形状像蘑菇丁一样。一团黑色也隐约可见,我能想象到那是什么。我当时就傻愣愣地看着,心怦怦狂跳不已。甚至幻想自己变成动画片里的人物,拥有一副可以透视的眼镜。或者直接跪地祈求,让他把内裤脱掉,让我对蘑菇丁好好欣赏和研究一番;

  到身体发育的阶段,对父辈在床上施展豪横的崇拜。初中二年级的时候,我正在发育,私处开始长阴毛,我每次都会躲到无人的地方,把裤子拔下,像是在搞科学研究一样,仔仔细细翻看那一片区。实时跟进,盯着阴毛一点点长长,一天天变茂盛。而脑海里总会回想起那一画面——乡村的深夜,异常静谧,我不知道是被吵醒,还是自然醒来,目光顺着从窗户射进来的月光看去,隔壁床上两个人抱成一团,上面的那位,屁股一上一下的起伏,像打夯一样,下面的那位,发出浅浅的呻吟声。我每次都是假装睡着,或者提前醒来,静静期盼和等待那样一种场景的到来;

  再到轨迹于圈子里,对性爱的渴望,沉迷和麻木。起初,被进入的那种疼痛无法用言语形容,仿佛皮开肉绽,仿佛抽筋拔骨,痛到你认怂求饶,痛到你不敢呼吸,痛到你眼泪汪汪。攻击者谆谆给你做思想工作,开始教你学会放松,时间长了,次数多了,开始有了快感,渐渐觉得那是一种被爱抚的方式,最终在空档的日子里会觉得空虚。到现在,对被进入已经不痛不痒,没有太多的渴望,有的只是可有可无、冷淡、麻木甚至排斥,甚至需要借助药物才能获得快感;

  最后以反反复复幻想,反反复复被人抛弃,过着得过且过的生活告终。以前可能是凭借年轻,约人没有尝到挫败感。年龄大了,容颜渐渐老去,

  偶然间约人被拒绝,突然之间意识到自己的市场已经缩减到很小。从此开始,有点担忧,担忧自己的前景,开始有了选择性,开始知道从别人那里得到一些性爱之外的东西,开始幻想能遇到一位富人,缔结一段美好的爱情。实际上,自己已然失去了单纯,变成了一种发泄的工具,不被人珍惜。有的人还念在你还有几分姿色,花个小钱和你发生一夜w88优德老虎机下载客户端,但天明之后,他便豪不留恋的离开,而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,无奈地接受自己被抛弃。可是贱人就是矫情,不论被抛弃多少次,还会继续幻想,尽管每次都会说服自己去放弃。

  往事历历,只说明一点——爱是根本,纯受若没有了爱,便失去了一切。就像我这样,为了寻找所谓的依赖和归属感,见一个受一个,毫无原则,不懂自爱,便落得如此孤单的下场。归属无依,为子不孝,事业无成。我这样一个失败的人,还想流泪给谁看?博取同情吗?朋友,TZ这种情愫植根在我的骨髓里,纯零的标签贴在我的脸上,是幸运还是悲催?你告诉我,好吗?心已经死了,即便想哭,也没有了眼泪。作者夏嘟嘟提醒:关注书连网公众号“书连读书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《纯零不许掉眼泪》所有章节。
发表书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