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不是自个儿瞎逞能,喝那么多,活该你!”我和土豆一前一后在午后这条乡间的小路上,顶着正午正烈的太阳向着我们两个心照不宣的地方走着,看着眼前又有了小脾气的他,我不由的笑了两下,强行提了提精神小跑了两步向他追了过去。

  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,土豆儿顿住了脚步向我转了过来,连忙扶住了和他已经没两步差距的我:“跑啥啊跑,再给你摔个狗啃泥你就满意了啊。”

  他嘴上依旧埋怨着我,好像我做什么都会搞得他不高兴一样,手上还是没停住最实际的想法,替我抹了把汗:“嘿嘿.." /> 优德娱乐w88.com-优德pt老虎机下载客户端-优德娱乐认证平台
苦逼的一天 下
作者:萧逸尘ares.      更新:2019-06-06 12:22      字数:2998
  “你慢着点儿豆儿爷,我头晕!”

  “还不是自个儿瞎逞能,喝那么多,活该你!”我和土豆一前一后在午后这条乡间的小路上,顶着正午正烈的太阳向着我们两个心照不宣的地方走着,看着眼前又有了小脾气的他,我不由的笑了两下,强行提了提精神小跑了两步向他追了过去。

  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,土豆儿顿住了脚步向我转了过来,连忙扶住了和他已经没两步差距的我:“跑啥啊跑,再给你摔个狗啃泥你就满意了啊。”

  他嘴上依旧埋怨着我,好像我做什么都会搞得他不高兴一样,手上还是没停住最实际的想法,替我抹了把汗:“嘿嘿,我这不是怕你一会儿走远了我追不上了该。”

  “得了吧你,德行。”他嘴上依旧对我进行着抱怨,又抬起我胳膊搭在自己脖子上让我挎住,我们两个头上顶着正午三十六七度的烈阳,却默契的谁都没有去吐槽这闷热的大天气,就这样勾肩搭背的走在田埂的土路上,由于酒后的醉意我并没有去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,反倒是自己脸上那股难以遏制的喜悦,在嘴角扬起了一抹大老远就能看得到的笑容。

  “诶呦我去,沉死了你,铁定胖了不止三十斤,早知道不瘠薄搀着你了,让你可劲儿摔去吧,这给老子热的。”我们两个喘着大气来到了这片熟悉的目的地上,土豆儿顺着树把我放下,自己也跟着一屁股坐到了一旁靠在我身上,嘴上依旧是对我不依不饶的,倒是让我又没忍住笑了笑:毕竟相处了这么久,我也从一开始的不到一百七长到了二百一十多斤,这点儿他比谁都清楚,现在又拿这个来吐槽我。

  “省省吧你,自个儿不也都快二百了,还好意思说别人呢你。”本着酒壮怂人胆的原理,这句话没经过我大脑就直接蹦了出来。

  “嘿你说谁呢你!你再给老子说一遍!”事实证明,未经大脑的话还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,加上我酒后反应比平时不知道慢了多少拍,结果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时候就被这货揪住了耳朵往上一提,搞的我猛的一下清醒了不少。

  “别别别,豆儿爷,耳朵要紧,错了错了。”

  “你说说你除了会跟我犟嘴给我找不自在之外你还会啥。”小土豆松开了我,闭上眼靠在身后的树上没再理我,看着一脸孩子气的他,我还是没忍住在心里说到:你啊,这说的不就是我眼中的你自己吗,傻瓜。

  “我错了行呗,以后不跟你犟嘴了还不行啊,我家豆儿爷最好了嗷。”

  我抬手捏了捏他脸,刚没两下就被他一下子甩开:“滚滚滚,死开,跟个老变态似的。”

  “嘿,我这么正经个人啥时候成变态了,既然你这么想那我就满足你一下做回变态好了,来让叔叔亲一个~”

  “你信不信把你嘴给你撕下来?”

  “别介别介,把嘴给撕了你用啥啊,是吧嘿嘿。”

  “死去吧你,山炮,没出息的样儿。”说罢又给我腰间来了一杵,自从让这货知道了我全身上下最大的软肋,他就从来没换过招,用他的话来说,新招再多,也都没有一招制敌的效果。

  “我靠,咋又戳我,肾都快让你给我戳劈了。”

  “怎么滴还不让了啊?”

  “让让让,我家豆儿爷说的话我哪敢不让啊。”

  “切,一喝多就这德行,瞅你内点儿没出息的样儿。”

  “嘿嘿,就这点儿出息,咋了嫌弃了啊?”

  “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怂最软蛋的,就没见过你这样儿的。”

  “是又咋样,软蛋就软蛋呗,我啊,情愿把这辈子都输给你。”我揉了揉他头,宠溺的看着这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侧脸。

  “拉倒吧,不稀罕,说好听的都不带打草稿的。”我看着他面不改色的说完这句话,脸上还是洋溢着嫌弃的表情,可嘴角的那一抹弧度却映入我眼底,扣动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心弦。

  看着他缓缓睁开的双眼,还是那张我一辈子都看不腻的侧脸,我把他拉到胸前,对着他的嘴唇深深吻了下去。带着酒劲,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勇猛的时候,一直以来自己就是一个处心积虑左右顾忌的人,能做出这样的举动,实属自己也不太相信,何况这里是小土豆他家,即便这个山坡很少有人来往,早已成了我们两个的专属位置。身后这颗大树成了我们唯一的知情人,它就这样看着我们,默默提供着一片阴凉,听我们讲了许多这些年的故事。

  “刚怕了吗,这要让别人看见了咋办。”我问他。即便喝了不少酒,可我的意识还是在清醒着。

  “不怕,有啥好怕的,我又不怂不软蛋的,不跟某人似的。”

  “是是是,你厉害行了吧,我家豆儿爷最牛逼。”

  “差不多得了啊,光会说好听的。”这货一边不忘了埋汰我,一边还把我手拿起来狠咬了一口,留下了个明显的印子。

  “嘶,谋杀亲夫呢啊?咬我多少回了都。”

  “拉倒吧就你,皮糙肉厚的,冲击钻都打不穿,老子啃你一口能有个屁事?那个,刚吃饭那会儿你咋地了。”话锋一转,他还是聊到了那个我最敏感的话题,我自以为自己的态度转变的够快,可当时还是被他捕捉在眼里。

  “啥啊?什么吃饭的时候咋回事儿,我挺好的啊。”

  “是想家了吧。”我最深的软肋被他一语道穿,无处顿藏,我不得不承认,只能怪他对我太了解了,熟悉到我找不到任何合适的理由转移话题。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你这臭脾气啥时候能改改,有啥话跟我还不能说的。”

  “嗨,你还不知道我跟那俩人啥样啊,不想提起他们。”

  “再怎么不想提,那儿好歹也是你家不是,现在也没那么大傲性了,差不多就回去看看吧。”我沉默了一阵,没有出声,我知道他是为我好,毕竟他是最了解我也是我最信任的人。

  “不用了,家不家的,其实也早名存实亡了,没啥意义了。”

  “……我也不劝你了,你咋决定的就咋来吧。”

  “嗯,有你支持就够了,以后,有你的地方就是家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土豆儿没再和我说其他的,缓缓把靠着树的身子挪到我大腿上躺了下来,一脸难得一见的认真看着我:“木头,你说,我咋就那么担心你有天突然就走了呢。”

  我舔了下嘴唇,轻轻捏了两下他的脸,不知道为什么,听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我的内心估计比他还要复杂:“咋突然又担心这个了?”

  “不知道,说不上来,谁让你当初高中毕业就直接跑外面去了,问你去了哪儿你也不说,要不然我也不会说你怂包。”听完他的话我忽然想起来了自己一个人在外的那些岁月,不长不短,整整两年。

  “我答应你,以后不走了,骗人是小狗儿。”

  “傻逼,你狗的时候还少啊,切。”

  “那我就一直狗下去不就得了呗,汪汪!”

  “一边儿玩去!”我笑着,把他往自己身上拖了拖,让他靠在我胸前,躺在我怀里,享受着着午后片刻的安宁。

  “好点儿了没,脑袋还晕不?”曾几何时,我也用同样的语气问过他同样的话(详见第二卷第八十一章:狂浪生)。

  “嗯,好多了,也不像那么晕了,你说说你这非大中午的叫我出来,弄这一身汗,多热啊。”

  “多发发汗酒就好醒了,当老子不热啊你个山炮。”我心里不由的一暖,我早该想到是这么回事的。

  “是是是您说的对,我家豆儿爷有心了,哈哈。”

  “切,德行,以后别傻喝了啊。”

  “我这不是陪老丈人喝的吗,你就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,嘿嘿。”

  “滚你大爷的,还老丈人呢,谁同意了?”

  “用不着同意,我说是就是,哈哈。”我忍不住内心的欢喜,又在他脸上啃了一口,在身后轻轻抱紧他,又是一段几分钟的宁静。

  “木头,明天早上再陪我过来一趟呗。”

  “早上?干啥啊。”

  “再陪我看一回日出吧。”我看着怀里的奇奇,脸上洋溢着欢喜,眼中流转着让我贪恋一辈子的星河。

  “好,我答应你,咱明天一早就来。”

  无论明天是否是阴天,太阳依旧会在同一个地方升起,绕过一天的时光回到它该去的地方,任年岁流转,经久不变。

  岁月是你,阴晴是你,四季也是你,星河不如你,山海不负你,十年光阴皆有你。

  2018年 7月 24日

  本书上半部就到这里啦,加的三篇番外也算是给了所有的故事一个交代,无论你现在在哪,过得怎样,无论风雨阴晴,请你依旧相信爱情,相信有个人会为了你跨越所有的山与海,带着笑容向你走来,感谢陪伴。

  你好再见第二部:走过山海,尽请期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