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喜欢
上一章     目录     书架    首页     下一章

2019-07-12 01:10更新

  ———-求推荐收藏啊啊啊啊啊有人吗———

  长沙的一处酒店里,满桌的残羹剩饭,桌子底下摆着好几瓶空红酒瓶,桌面上是十几个空茅台瓶子,傅光明也没想到今天这个离别晚宴会闹得如此热闹,连常混酒桌的公关经理都有些招架不住,最后是自己被搀扶着草草收场,也不能说丢脸,毕竟自己这些人是客人。

  杨杰戈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,于是他等傅光明从会议厅出来,便主动请缨搀扶,这在别人看来是很正常的事,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。

  一路步行回到住处,傅光明没有醉,只不过走起路来有些飘,头有些晕,和其他同事在同一层分离,只有杨杰戈还在一旁,他没说什么,摩挲着掏出房卡开了门,杨杰戈搀扶着他坐在床边。

  杨杰戈不舍地放下那只手,擦了擦脑门的汗,他不是热,只是有些激动。

  “谢谢,行了,你也回去吧。”傅光明长呼了口气,揉了揉太阳穴,对着一旁正在倒水的杨杰戈道。

  “没事,傅总,您喝口水躺会。”

  杨杰戈将水递过去,却见他摆了摆手,扯过一旁白色的床单,依旧穿着皮鞋的脚放在床边沿,听话地躺了起来。

  “您这样不舒服吧?”

  回答他的只有安静,于是他主动走到床尾,将傅光明的鞋轻轻脱下,往被子里塞进去,再把鞋放在门口,做完这一切,他来到床边看向脸色熏红的傅光明,觉得更好看了。

  “出去记得把灯关上。”傅光明闭着眼睛呢喃了一句,却不知道杨杰戈此刻就在身边。

  他喝了酒不会耍酒疯,跟其他人不一样,喝了酒反而没那么容易睡着,脑海里总会浮现一团又一团东西,容易胡思乱想。

  他想起了傅昊,想起了结婚时丝毫没有感到幸福的自己,想起每个夜晚独守空房的寂寞,想起白云山的夜晚,顺理成章地想起了虎子。

  他想抱着虎子什么也不干,他想空房里有人陪自己说说话,他想有人和自己度过四季,走遍八方,他想记忆里填满他的影子,他想虎子能对自己说,我喜欢你。

  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  于是傅光明真的听见了这么一句话,但他并不觉得幸福,更像一颗炸弹在炸裂他的耳膜,他依旧闭着双眼,只不过轻微颤动的睫毛揭露了他此刻的感受,他知道这不是幻觉,这是真实发生的事,只不过他有些遗憾,因为这不是虎子发出的声音。

  房间里寂静的可怕,杨杰戈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喜欢了将近一年的男人,他制止了自己想要摸一把那历经岁月依旧满面红光的脸,怕傅光明会醒过来,只不过忍不住将这憋了好久的话轻轻说出了口。

  傅光明活了大半辈子,还是从第二个人口里听见这句话,第一个自然是以前的枕边人,他不准备回应,即使杨杰戈真是那意思,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

  约莫过了十几分钟,傅光明撑不住翻了个身,从床另一边下来,杨杰戈快速地由半蹲着的姿势站了起来。

  “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  “那您注意身体。”

  杨杰戈快速地走向大门,打开再闭合,靠在墙边重重呼了口气。

  傅光明将袜子脱掉,光着脚走进卫生间,看着镜子里充满疲态的人,有那么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老了,酒量不胜当年,肚子也比以前大了一圈,他在虎子面前其实有点不自信,因为大了将近两轮的年纪足以让人担忧,异性间亦如此,何况是两个男人。

  他叹了口气,接起冰凉的水洗了把脸,再坐回床边,看着落地窗前的橘子洲发愣。

  那句话清晰的环绕在他的耳边,他忽然明白了以往杨杰戈看向自己眼神里的意味。他锤了锤有些昏沉的脑袋,在这里看了五天的橘子洲,今而终是感到厌烦,每当烦躁的时候,他便想跟虎子说话,看看那张朴实无华的身影。

  于是他拿起手机拨出虎子的号码,听着里面响了两声被挂断,他皱着眉头看向手机,以为打错了,确认无误后便认为是虎子按错了。

  他等了五六分钟,再打了一遍,里头直接传出忙音,他站起身盯着手机,开始疑惑,渐渐觉得不安。

  站了良久,他在通讯录翻着号码,试着拨通了许旺夫的电话……

  还是在向阳酒吧的那个小房间里,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,此刻房间挤了七八个大汉,长长的沙发上只有裸露后背不省人事的虎子,裤子也被褪去了一些,露出一丝腚沟。

  “我说过在这里不允许发生这种事。”

  冰冷的声音在这小小的包间响起,众人的目光汇聚到站在虎子身前的年轻人身上,一旁跌坐在地上的魏军忍不住打颤,脸上红了一边,酒意清醒了些,看向周围几名大汉的目光充满了惧意。

  站在大汉身后的赵穹心里充满了懊悔,打死他也没成这个男人居然如此坏,他看着已经被扒拉了一大半的虎子,脚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,这是害怕的表现,晚来一步真是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  若不是自己扯开了嗓子大喊,用力捶打锁死的钢化玻璃门,惊动了隔壁包厢的年轻人,说不定虎子已经羊入狼口,他每想到这就一阵后怕,他死死盯着在地上坐着的中年男,觉得这长相让人作恶。

  想到这里他便对年轻人充满了感激,也庆幸自己遇着的是这家店的老板,自己说明了情况,那人很快就叫来人拿了钥匙轻松的打开了,结果眼前出现了中年男裸着上身趴在虎子身上摩擦的一幕。

  赵穹气不过冲上前朝他脸上甩了一巴掌,咒骂一声畜生才稍微解气。

  “二哥,怎么处理?”一名领头模样的大汉指着落魄的魏军朝年轻人问道。

  被称呼为二哥的年轻人轻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人,转头朝躺着的虎子看去,打量起这个故事的主角来。

  这一看就是将近两三分钟,众人都没说活,唯有彼此间的呼吸。他们便看着年轻人坐在虎子大腿旁,好在沙发够宽,二哥也不胖。二哥的手像魏军之前那样,在虎子的胎记上轻轻摩挲,他盯着虎子的侧脸,看了良久,他的手触电般缩了回来,转而帮虎子的裤子往上提了些。

  这些动作在门边的几个年轻人看来震惊不已,因为他们从未见二哥如此对待一个男人,于是他们开始嬉笑起来。

  年轻人没理会门边几个人略带贱笑的目光,他依旧盯着虎子的侧脸,轻声说道:“他,叫什么名字?”

  “李虎。”

  “许虎。”

  两股声音同时响起,年轻人看见魏军一脸诧异地看向赵穹,内心便有了答案。

  年轻人依旧看着虎子的侧脸,内心也愈发欢喜起来,“许虎?真是好名字。”

  “二哥思春了。”门口的几个年轻人在小声戏语。

  赵穹听着这话,又开始害怕起来……

  傅光明托公司同行的公关买一班最近的飞机,最早也得明早才有回去的航班,他熄了灯,坐在床边,继续看着窗外。

  黑暗中啪的一声响起,他又点燃了一颗烟,床头柜已经叠了好几根烟头,他盯着手中一丝黄亮的烟丝,想起了虎子的话,将手中的烟熄灭,他躺在床上,慢慢揉着微疼的脑袋,他的心不安的跳动,翻来覆去早已没了睡意。

  臭小子,大晚上撒谎跑哪撒野呢?

  他怕许旺夫担心,便只好顺着这个谎言圆下去,但在这亿万生机的土地上,没人安慰他的不安。作者汉乐府提醒:关注书连网公众号“书连读书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《满天星》所有章节。
发表书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