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终于来到了.." /> 优德娱乐w88.com-优德pt老虎机下载客户端-优德娱乐认证平台
五、晚餐
作者:zengerl      更新:2019-05-18 14:57      字数:2471
队伍继续前行。昊然和思瑶在冷战,于浩嘲笑昊然“越大越像孩子了”,昊然说:“可惜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。” 听见如此突兀的一句话,于浩觉得要说点什么,想一想,还是先留点力气赶路,晚上再说。大家也都累了,只想着早点赶到水边休息,没力气说话。一路静悄悄的,只有“悉悉索索”拨开树枝和草丛的声音,“沙沙喳喳”的蝉鸣,“叽叽啾啾”的鸟叫。偶尔会从林子深处传来“哗哗啦啦”的身音,八双眼睛齐刷刷看过去,见草丛和灌木在晃动,猜想是什么动物穿过,然而昊然拿着相机钻过去,却什么都没有。

  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终于来到了水边。思瑶欢呼了一声,把水壶和手提包一抛,就对着小溪跑去。一面跑一面脱下鞋子,一脚踩进水里,回头高声对女人们叫喊: “快来呀,水真凉,舒服极了!”

  女人们都放下包,找出洗漱用具过去了。这一天流完了一辈子的汗,身上还沾满了污泥、草籽,实在太狼狈。

  男人们放下行囊,立即开始寻找搭帐篷的地方,因为很快就要天黑,必须在天黑以前搭好。找好了地点,迅速打开登山包,开始扎营。八个单人帐篷,是傻瓜拆卸式的,远没有预想的费时间。

  扎完营,男人们也去水边洗漱,比女人们走得更远,找到了几棵参天大树遮挡着的一处水潭。因为是水边,又到傍晚,蜻蜓满天飞,还不怕人,往人头上、脸上乱撞。

  四人先找块岩石坐下,把脚泡进水里,走了一天山路的脚,泡进清凉的水中是说不出的舒服。书磊脱了衣服,扑进水中游泳。同尚很快加入书磊,老当益壮,很快超过书磊游到那边去了。于浩洗把脸,也准备下水。

  只有昊然,忘不了拍照,拿着相机各种找角度,拍蜻蜓、大树、潭水……夕阳透过树木,照得水面一闪一闪,朦朦胧胧。昊然拍了一通,把镜头对准了于浩。这家伙,生得太正了,一脸正气,让人产生莫名的信任和依赖,太能蛊惑人了!昊然见于浩脱下上衣,只一天功夫,脖子和脸就被晒黑,躯干相当白皙,脖子就像是缝在躯干上似的。于浩喜欢网球和羽毛球,不时也去健身,肌肉还挺坚实,腹肌若隐若现。弯腰脱裤子,腹部受挤压,露出六块来。

  于浩脱完,走到水里,往胸脯上拍水,那儿的大长家伙不住地晃动。昊然早已感觉到膨胀,此时见于浩如此,一下子就觉坚挺勃动,裸露的部分被裤子蹭得发痛。于浩扑进水中扒拉几下,站起来,转过身来,拢着嘴冲昊然喊:“太舒服了,你快下来!” 昊然忙转过身去,说:“马上。”把相机放在岩石上,脱完泡在水里,用凉水降温。可是男人那儿是最不听大脑指挥的,等于浩游到对岸,同尚又游了回来,还没有冷静下来。

  眼见书磊也快游过来了,现在起身去穿衣服已经来不及了,这样只能暴露得更明显。昊然开始惊慌:让方同尚发现了,还不要紧,他的嘴还紧,况且爬山过后,可能和他就再无交集了;书磊这个愣头青,口无遮拦,又是自己的同事、思瑶的发小,且一向和自己不对付,天晓得他嘴里会嚼出什么瞎话来!

  方同尚年轻时各地闯荡,经过各种事情,见过各色人等。见此情形,心中已经明白几分。有意替昊然遮挡囧事,挡在昊然前面,一边打量一丝不挂的昊然,一边说:“好小伙子!能恃才傲物的,都是有点本事的;做小公举的,得颜值、家世有些底气;天下也就你华昊然有资本怼小公举,不怕人跑了。”转头望一下越来越近的书磊,又回头浇了昊然一脑袋水,笑道:“你就是做贼心虚,平常人哪会注意这些?除非他自己心里也有鬼。”

  同尚的这句话,就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。幸而昊然正窘得耳根发烫,又忙着躲同尚浇水,没空细想深意;只觉同尚的话洞察人心,有点可怕,既在为自己遮掩,又在夹枪带棒地调侃讽刺,自己笑也不是,骂也不是。如此分散注意力,也就冷静下来了。自以为在书磊面前遮挡过去,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四人洗漱完,又走到上游灌了几壶水,带回了营地。太阳已经落山,天气骤然凉起来,山风呼啸而来,四周全是树木的沙沙声。昊然仗着身体强壮,游完泳只穿了T恤、短裤和拖鞋,也顶不住了,换回长衣长裤。

  丽弘、赵娟和巧梦已经在做饭了。如今都是网购的野炊套装,炉子、燃料、火种、锅碗瓢盆一应俱全,方便得很,不像老电影里,还得现拾柴火。

  不过,于浩还是带着昊然和思瑶找来一堆干的树枝,在空地上生起了一堆熊熊的火。这是于浩小时候参加“岭北省全省三好学生夏令营”时学习的技能,如今重拾起来,还真有点小兴奋。于浩跟昊然和思瑶讲起过去。他是在夏令营里第一次遇见了丽弘,两人来自相隔几百里的两个市,两地的方言互相听不懂。当时都懵懂无知,谁都想不到,数年后,两人竟然进了同一所大学。

  于浩感叹:“夏令营的事,仿佛还在昨天;却一晃都二十年了。人这一辈子,匆匆,太匆匆!”

  书磊和同尚找了几块石头,在火堆上架了一个炉子,又翻出一罐咖啡,烧水煮咖啡,香味弥漫。

  饭好了,大家盛了饭菜,端着红酒或者饮料,找出野营用的小折叠凳,围着火焰坐下。昊然本来要挨着于浩;于浩要把他赶到思瑶那边去,说:“你把丽弘换过来,我吃晚饭习惯坐在她身边。”昊然用端着红酒的手指着于浩说:“你可别蹬鼻子上脸!”但还是乖乖听话,去哄思瑶:“你要喝什么?我去拿。”

  大家举杯,七嘴八舌祝福:“为健康,为友谊,为青春,为自由,为幸福,为明天,为夫妻恩爱,为郎才女貌,为有情人终成眷属 ……为一切美好的事物干杯”;一饮而尽,然后狼吞虎咽起来。

  思瑶突然惊叫:“这是什么做的?太好吃了。”昊然翻个白眼:“饿极了,什么都好吃。” 思瑶踢昊然一脚,“哼”了一声,然后用叉子扎了一块熏肉塞进昊然嘴里,说:“饿死鬼。”丽弘和赵娟解释:“就是超市和网上买的食材,但是巧梦采了好些枞菌、野葱和野山椒做底料,味道的确很不一样,从没吃过这么鲜的。”

  饱餐了一顿之后,疲乏消退了不少。书磊用手机和小音箱放音乐,让思瑶和大家点歌。思瑶点《学猫叫》,指挥大家挨个做动作学猫叫,从昊然开始,连同尚也不放过。各种滑稽动作让大家笑得前仰后合,笑声、掌声来来回回在山腰回荡。

  同尚问有没有老掉牙的《橄榄树》,书磊说还真有:

  不要问我从哪里来,
  我的故乡在远方。
  为什么流浪,
  流浪远方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火光跳跃,映照每个人脸上发红。月亮爬起来了,这火光,这夜色、呼啸的风声……,让人感觉置身在梦里,或者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  (* 文字描述有局限,下图是于浩的外形设置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