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.如誓言,我愿
上一章     目录     书架    首页     下一章

2019-05-08 10:56更新

  不过,实际情况可能更糟。钟伯和我一起度过了中秋节以后,他突然告诉我,他要移民美国了。移民这个词我不是很懂,但他的语气让我感受到了关于离别的浓浓气息。这让我也有些惭愧,每次都是匆匆去找他,又匆匆回,像是只是在找一个宣泄的口,没来得及过问和去关心他的生活。如今,他远离在即,而我似乎都没有资格去挽留他。这一切,让我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  离别那天,我去送他。从养老院到机场,我才知道关于他生活的一小部分:钟伯说他有三任父母亲,第一任抛弃了他,随后他便开始流浪。八岁那年,他被他的第二任父母收养,但是很不幸的是,第二年他们就因为车祸而双亡。于是,他有开始流浪,流浪一年多后进了孤儿院,最后被丁克的军人家庭收养。后来的生活还算理想,在第三任父母的培养之下,他考上了体校,并在毕业后进入大学执教并兼职为一家联赛俱乐部的教练。他结过一次过,但不到三年就离了,膝下有一个女儿,女儿目前在美国。

  其实,每个人的大半辈子,好像用几句话就给概括了,但其中的酸甜苦辣咸,喜怒哀乐悲,却真的足够漫长到让你饱经岁月下的沧桑。

  我不知道钟伯对我会不会有点不舍。但是他饱含w88优德老虎机下载客户端的道来,已然将我心生留恋。

  “您女儿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我问。

  “生物工程。这丫头聪明,从小就是学霸,没让我太操心。”钟伯说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骄傲和喜悦。

  “你们多久没见了?”

  “一年零一个月。”

  “应该也很想念她了吧?”

  “是啊,小一泡屎一泡尿的把她养大,这么久没见,确实想啊。”

  到了机场。我本来想着,帮他把行李从出租车里搬下来,我就走,就不进航站楼了。我怕真的到了“吻别”的时刻过于忧伤。可一想着他要去那么远的地方,就又想多看他几眼。

  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和我一样。两个人几乎是处在一个相对安静的氛围里。直到广播里播报他所乘坐的这趟航班登机,我的心陡然一振。他拍了一下椅子,嗖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  这让我很惶恐。我该不该去表露我的不舍?

  “好了,你回吧。我走了。”

  他拍了两次我的手臂,又抓了一下。我艰难的抬起头,与他对视,见他眼眶有点湿红,那一刻,我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。我不确定是不是爱上了他,但我确定我已经离不开他。

  我扭开头,向后退了几步,不想让他看出我的忧伤。可他又向我走近了几步,然后抱住我,又拍拍我的后背。

  “子生,我走了。”他松开我,朝登机口走去。

  我竭力地去说服自己,人生处处都是相逢和离别,我应该懂得去承受。是的,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成熟,我拿什么去承受?

  可能成熟,就是让自己变得安静。不再像大一时那样无所事事,也不再像大二那样把暗恋当成生活的唯一,而应该是大三这样,经历过不深不浅的爱情以后,又重新静下心来,为以后的出路而努力着。

  大三的下学期,宿舍里一下子被空荡了下来。大家都已离校实习,只剩下一些同我一样备战专升本的同学。

  教学楼,已经熟悉到闭着眼睛就能走到我想要去的教室。池塘里的荷花,花开了一季,叶枯了一季,根还活在泥土里。林荫路上,总是有扫不完的落叶,落了扫,扫了又落。披星亭还是那么高傲的站在至高点,不论是烈日如火,还是寒风呼啸,他都一直在那守望。

  图书馆,每年都会换一批面孔。当我像往常一样,中午十一点四十分(因为十二点放学,那时候吃饭的人很拥挤,所以我每次都是提前二十分钟离开图书馆去吃饭,避开高峰)从图书馆走出来的时候,当我刚跨过图书馆最外面的铁门时,一只大“猩猩”突然朝我扑来,把我吓了一大跳。

  “子生。”这只大猩猩居然还认识我。

  我看到他,早已情难自禁,也不管是不是在学校了,一把抱住他。

  我本来打算去食堂吃饭的,但此刻我先得把他领回宿舍去。

  到了宿舍,我用我的被子给他倒了一杯水。我把门关上。他坐在凳子,我就倚在书桌前,与他对峙。半年了,整整半年了,我要好好看看他。我用双手抚摸他的脸,微笑的看着他。

  “钟叔。没变老,变胖了一点。”我说。

  “你可瘦了。”

  “回来了,怎么不提前告诉我?很坏啊!你。”

  “呵呵。”

  “不过,我真的很想你。”

  我抱住钟叔的头,又捡起他的手,把它按在我的裆上。而后,我一只手把裤腰往下扯。

  门钥匙插进锁孔里的声音。成风回来了。

  成风还是第一次见钟伯,我简单向他介绍了说钟伯是我以前在养老院做义工认识的,紧接着就带钟伯“逃离”了宿舍。

  简单的吃过中饭,我就迫不及待的拉钟伯去学校对面的旅馆午休。

  几个月之后,我和成风都顺利的拿到了专升本的入取通知书。当时我还在步行街的一家大型商场前兼职做促销员,我妈收到通知书第一时间给我打开电话。我随后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爸,紧接着我又告诉了钟伯。钟伯已经不再住养老院,他租了一间房和我一起住,他说也不回美国了,说是要“赖”着我,要我“伺候”他的晚年。我笑着问他有多少存款,他像个小孩一样偷偷的在我耳边告诉了我。听后,我说好的,我愿意,就像夫妻拜堂时说的誓言一样。作者夏嘟嘟提醒:关注书连网公众号“书连读书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《愿你爱在身旁》所有章节。
发表书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