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茂一下子也感兴趣了,问道:“多久啊?我也要去!”

  吴雷笑了起来:“我要在那里待两个月呢!你要去也行,不过人家那边经费紧张……”

  还没说完,武茂就打断了他:“怕什么,我自己掏钱去,一边旅游,一边帮你打杂,不行啊?”

  “行!不过,先要帮我把手头的两个项目,包括今天这个,全部做完才行!”

  这么一说,武茂真是动力十足。去西藏待两个月,实在太过瘾了。当然,武茂不是去净化灵魂,他灵魂没那么脏,也没那么矫情.." /> 优德娱乐w88.com-优德pt老虎机下载客户端-优德娱乐认证平台
第189章 贺炎非洲创业
作者:丑八怪*361457      更新:2019-06-12 09:25      字数:2168
  吴雷说道:“一个月以后,我要去西藏的一个口岸地区,帮他们做对口支援的片子!”

  武茂一下子也感兴趣了,问道:“多久啊?我也要去!”

  吴雷笑了起来:“我要在那里待两个月呢!你要去也行,不过人家那边经费紧张……”

  还没说完,武茂就打断了他:“怕什么,我自己掏钱去,一边旅游,一边帮你打杂,不行啊?”

  “行!不过,先要帮我把手头的两个项目,包括今天这个,全部做完才行!”

  这么一说,武茂真是动力十足。去西藏待两个月,实在太过瘾了。当然,武茂不是去净化灵魂,他灵魂没那么脏,也没那么矫情,还需要像那些绿茶一般的棉麻直发文艺女纸一样,专门跑到高原上净化一番,他只是很向往那种极端环境下的极致风景。

  人生太平淡了,是需要这样特别的体验刺激一下的。

  两个人忙了一个月,眼看都做好了,武茂也跟着吴雷订好了去拉萨的机票,可有两件事拖住了武茂的脚步。

  一是单位组织的转业干部培训班又开班了,已经集中培训过一次了,又来了一次。这个培训必须参加,虽然武茂根本不需要,不过组织发布命令了,武茂也还是要听的,毕竟,关了这一年,以后就就没有组织的命令了。

  第二,是贺炎要去非洲,从杭州中转,恰好就在这几天。

  没办法了,武茂只能退票了。

  把吴雷送到机场,武茂心情低落,总觉得吴雷这一走,好像自己的生活缺了一大块,不完整了。

  吴雷看着武茂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,说道::“干嘛啊?怎么跟打了败仗一样,我是去两个月啊!你在南京待了那么多年,我都没像你这样!没出息!”

  武茂很伤感地说:“不知道怎么搞的,心里特别难受,不太想让你去!”

  “行了!你赶紧接待好你那位大帅哥贺炎吧,记住,不准擦枪走火,不然你小心点!还有啊,你培训完了,时间来得及的话,还可以过来嘛!”吴雷安慰道。

  武茂这才心情好了起来。他算了算时间,培训一结束,刚好就是罗哥出来的时候,最好大家一起出去,组团旅游,驱驱晦气。这么一想,心情就好多了。

  吴雷拖着行李,出了安检,武茂目送着他远去,心里重新又跌落到了冰点。无精打采地回到家,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似乎还回荡着吴雷的声音。

  玄关处吴雷的鞋子还摆在那里,茶几上还有他的耳机,衣柜里还挂着他的衣服,双人床上的两个枕头,双人被,就好像吴雷没走一样,可是,书房的电脑关机,房间里很安静,这一切都告诉武茂,吴雷走了,现在只剩自己一个人了。

  他马上就难受起来,坐在沙发上,不知道该干什么了。

  怎么搞的?吴雷不就是去个两个月吗?需要这么伤春悲秋吗?自己现在怎么变得黏黏糊糊的了,拿不起放不下。

  太没出息了!武茂自嘲着。

  吴雷走了一天以后,贺炎就到了,只是他的到来也没能让武茂的心情好一些,反而更糟了。

  贺炎瘦了很多,也黑了不少,看来自己做生意是很辛苦,唯一能让人感到安慰的,就是贺炎的精神很好,没了上一次在南京见面时的颓丧。

  不过,武茂倒觉得他晒黑了更帅。以前的贺炎,皮肤白的让女孩都羡慕,可多少有点奶油,即便成了家,也都不能让人放心。可是,现在晒黑了,却多了些男人味,更性感了。

  贺炎如今生意做得还可以,只是太累,东奔西跑,往往是十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

  他已经很少呆在宁波了,一个月里,有二十多天都是在外面跑,还好他现在是孤家寡人,了无牵挂,只是做生意真的很难,很累,当然,一个人的旅途也很孤单。

  很多时候,贺炎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里,办完了事情,就那么坐在路边的咖啡馆里,看着人来车往,太阳落山,华灯初上,心里无比落寞。奔忙了一辈子,最后却是一个人为了生活,而四处奔波。

  贺炎最经常想起的,就是和武茂在集训队的日子,那个时候多穷啊,连吃个鸡腿面包都算是犒劳自己,他还记得两个人洗澡洗到一半,停水停电的狼狈。算起来,这是他一生中最单纯最快乐的时光。

  可是,这段美好的回忆,伴随着绿色的军营,已经远离贺炎了。

  然后,便是周旋于不同女人之间,为了利益结婚,生子,转业,进入机关单位,家庭破裂。这一生,忙忙碌碌,却是一场空。

  他还有个儿子,可惜,因为见得少,前妻又在不断给孩子灌输“坏爸爸”的思想,儿子跟他一点也不亲,甚至还有点敌视。每次费尽口舌,争取到和孩子的见面机会,总是不欢而散。

  忙来忙去,自己到底忙了个什么?

  生意也很难做。国内市场表面繁花似锦,实则一地鸡毛,国内已经没了他们的空间,只能维持,想做大,就难了。

  可是贺炎他们不甘心,要发展,所以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国外,第一目标就是非洲。

  贺炎抓住这次机会,决定自己一个人去闯。恰好今年他的脱密期也到了,所以背起了行囊,独闯天涯。

  但是,在离开之前,贺炎还想见见武茂,在他心里,武茂是个永恒的存在。

  听到贺炎要去非洲,并且估计还要去个几年,武茂的情绪更低落了。

  吴雷走了,怎么贺炎也走了?武茂心里空落落的,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慢慢离他远去。

  这一夜,两个人又是喝得满地酒瓶子,聊得满嘴跑火车,从工作,聊到婚姻,再到父母,还有贺炎的孩子,他们之间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题,甚至那些话题都说过无数次,可每次都还是能津津有味,一点都不觉得厌烦,说个没完。

  直到眼前一黑,瘫在沙发上,呼呼大睡。

  第二天武茂醒了,贺炎已经洗漱好,在收拾行李,他把给武茂带的礼物一一放下,行李就空了不少。

  武茂二话不说,从柜子里翻出了家里所有的药品,什么治感冒的,拉肚子的,消炎的,止痛的,甚至连创可贴风油精维生素什么的,只要能翻出来的,全部打包好,塞进了贺炎的行李里。

  贺炎刚要说什么,武茂说:“你在这里别跑,我去买点东西!”说完,一溜烟下了楼。